万和城

万和城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万和城 >

疫情日记:五月三十日 - 五月三十一日

更新时间:2020-07-23 13:12点击:

  这两天没有人关心疫情了,国内的同胞看着美国的风景线在捂着嘴巴笑,美国的同胞看着近在咫尺的火光摇头叹息,连CNN的头版也久违地三分天下,C位毫无意外是暴乱,左拥右抱的分别是SpaceX和病毒。

  众望之下SpaceX的载人太空飞船发射成功,虽说是前所未有的私人公司第一次,背后也是NASA,美国航空局在撑着的。马斯克这个人,和乔布斯一样,自然有他们的社会意义,让有闲阶层的生活有了远方和向往。想起去年我们和美国航空局合作过一个研究太空小鼠的实验,看了那些在太空逍遥游了一圈的小鼠,我们同事间开玩笑说,倒贴五千万也不去太空游。

  一早起来看见昨晚奥克兰的示威最终演变成暴乱的视频,市中心整条街的店铺被砸,一地玻璃渣,奥克兰奔驰店展览室全部车被烧毁,一位联邦警察被枪杀,一位受伤,至早上警察仍在围堵洗劫店铺的暴徒。当地居民非裔比例很高,纷纷声讨暴徒的行为,有居民认为不是当地人所为。今晚湾区好几个大市都颁布了宵禁令。疫情之下,有闲没钱的人太多了,强制戴口罩也变相让暴徒有恃无恐。不少有闲也有钱的明星捐款用于示威人士的保释金,这看起来和用子不嫌母丑来和我理论某类问题的逻辑差不多,和平示威者是不会被逮捕的。

  乱世下连我们一贯只聊美食和八卦的海外同学群也聊起了暴乱,也不知是意料之内还是意料之外,最终变成了有关歧视的讨论,想起了曾经听过的一个流传于中国留学生里的笑话,“我不喜欢种族歧视和黑人”。

  几年前我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歧视在中国社会无处不在,住紫禁城里的瞧不起住在宫外的,住城市里的瞧不起住农村的,当官的瞧不起经商的,经商的瞧不起唱戏的,同是奴才,一个一辈子见不着皇帝一次的小妃身边的太监还瞧不起一个地主女儿身边的贴身丫鬟。”这条鄙视链,到现在也没变过,多少大城市里所谓的名校老师瞧不起普通学校的老师,多少北上广的老一辈不愿意让孩子和没有北上广户口的人结婚。

  虽然我不时抱怨美国社会很多做法是政治正确过了头,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些被认为正确的政治,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正确的,消除偏见、平等待人,就是其中之一。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除非我们不在乎自己被歧视。

  与生俱来的特征不应该作为歧视的理由,用我的语言就是,基因不分优劣,基因是客观存在的,优劣只不过是一个主观的概念。因为一个人无法选择的事情去歧视,不公平。

  社会经济地位的高低也不应该成为歧视的理由,在一个文明的社会,人的尊严和基本权利都是一样的。很多人的成就,得益于享受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就好象百米赛跑从五十米处出发第一个冲线,并无炫耀的资本。

  自此我又想起了近日总理一句六亿中国人月收入一千的话引起了网络喷子的一顿乱喷,键盘侠们已经看不见键盘以外的世界了。想想也不奇怪,大城市名中学的老师带着不把几万夏令营费用看在眼里的学生去英国参观贵族学校,吐槽着学校餐厅的菜难吃,出去买东西发现没落的大英帝国连手机支付都没有,超市连米都不见踪影,和学生说,看,我们的祖国是多么的祥和昌盛。这样的老师,教出来的下一代能看见还有很多农村的孩子,连上学都是奢侈吗。

  周末总归是应该补充一下负离子的,昨天补工作没出门,今天下午步行去了家附近的一个高尔夫球场和公园。路上人不多,我延续着逢野花必拍的习惯,随口和先生说,你说这花真是神奇,怎么能对称得那么完美呢,按物理上熵的原理,这得要多少能量啊。先生斜着脑袋,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从生物的角度看,对称难道不是更容易吗,每次有丝分裂都刚好对称地一分为二就可以了,亏你还是学生物的,还从物理规律来看。我这杠精竟然语塞了,看来最近程序代码看太多,学科交叉得走火入魔了。

  上次来是四月初,满眼的绿色,现在的山坡已经变成了加州夏天特有的金黄色。走到停车场,发觉竟然停满了车,才想起这周室外娱乐场所开放了。以往打高尔夫球的人零零丁丁,今天的训练场一字排开站满了人,俱乐部外也有很多头发白了的老头子老太太隔开距离坐着聊天。

  今天阴天,气压低,能闻到潮湿的泥土味。从来没见过这个公园如此热闹,很多一家大小骑车的、步行的,远一点的山头上有人放风筝,湖边的草地上也有不少人聚成一圈野餐、聊天,各色人种都有,一片和谐安详。

  人多了,兔子就躲起来了,剩下懒懒的肥鹅,缩着脖子在睡觉,全然不顾旁边来来往往的游人。据说野鹅在美国是保护动物,完全不用担心被什么都吃的广东人抓了做烧鹅,难怪如此气定神闲。松鼠也是肆意横行,估计是在捡久违了的面包、饼干屑。

  这一幅大自然中每一个生命都在自得其乐的画面,和电视里爆发在全美各地的抗议活动恍如两个世界。

  回到家打开电视,一个接一个的突发新闻,加州各市纷纷从今晚八点开始实行宵禁。我们这个谷歌总部所在的小市只有八万多人,全加州刚好排一百,没颁布宵禁令。我们离北面的加州第四大市三藩35英里左右,离南面的加州第二大市圣荷西不到15英里,这两个市昨晚都被暴徒洗劫,今晚都要开始宵禁,圣荷西还要连续实行七天。先生说,没想到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也经历了宵禁,还是在美国,要纪念一下。据说傍晚六点有人召集在我们市中心进行casual protest,休闲性抗议,到底怎样不得而知,其实市中心那个小小的广场隔三岔五就有小抗议,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

  晚上,我和先生说,很奇怪,明知外面乱哄哄,可是我的心里好安静,大概这就是生活在一个信息开放的世界里的好处,什么都看得见摸得着,不用猜自然也不用怕。

  半夜三更,听见的依旧只有窗外那只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要夜深人静才啾啾叫的无名鸟。

  昨天有个朋友身边发生一件小事,他们的车抛锚了,等三A来修的时候,无数人主动上前帮忙,爬到车下面找底盘,还有个黑人小伙子帮他们把车拖出来,拒绝收取任何酬谢。

  旅美二十年,说不清受过多少次萍水相逢的路人的帮助和善待。作为心比较大的路痴,在有手机GPS前,我从来不会犹豫向陌生人问路,也从没吃过亏。我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出门旅游,有素不相识的游客主动问我们,要不要给你们照一张合影啊?男女老少都有,各个族裔都有,我记不住他们的肤色,只觉得当时心里的暖意 -- 这个世界真好啊,生而为人,真的很幸运啊。我还记得在费城的街头,有个装卡车的黑人小伙子冲着我说:”你这笑脸真让人开心啊,祝你有愉快的一天“,然后我那一天真的挺愉快的,所以快二十年了,这事始终没有忘记。

  以前公司里有个黑人小伙子,大高个,脚底装着弹簧,走起路来像”跳跳虎“,永远咧着大嘴笑。我有一次也忍不住跟他说:”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笑脸让人很开心“。他得意地说,是吧?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爱笑。

  乔治弗罗里达就长得有点像我认识的那个爱笑的小伙子,所以看到他的照片我不由得难过。

  前一阵补课看完“三块广告牌”。昨天刚结束的读书会,和孩子们讨论的是“愤怒的葡萄”。给孩子们留的思考题,为什么现在还要读“愤怒的葡萄”。跟上一期读的雾都孤儿很不一样,”愤怒的葡萄“的对于当代美国社会的影响力非常大,没有因为年代久远而消散。最近一阵,尤其是最近几天,媒体上引用得尤其多。

  我只好说,饥饿和贫穷,都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不公平”、正义的缺席,也是一种贫穷吧。不平则鸣,也许饥饿就是这么转化成愤怒的。

  明尼苏达的事情刚发生,娃的好朋友小莱就跟娃说,他非常生气,打算去参加抗议示威。小莱是韩国移民家的孩子,跟娃志趣相投,都是mine-craft的菜鸟级玩家。这个级别的玩家热情最高,所以他们平时聊天的内容基本都是围绕mine-craft展开的,可是没想到小莱还这么有社会责任感。我问娃,那你呢?他说他也难过,谁都不能对别人这么mean,哪怕是警察。

  我很欣慰,问他要不要跟小莱一样上街游行。他面带难色,说,那个啊,人很多的,不安全吧。好吧,懂得保护自己就好。

  朋友圈里有朋友转华裔大学生给父母的信,请求父母跟非裔站在一起。除了感觉又被莫名代表了,我觉得还好,挺诚恳的。可是有的朋友特别反感,说这是”教育失败“,说年轻人天真不懂事。哎,怎么就失败了呢,人家没说要罢课要,人家还是会去当律师当医生成家立业日进斗金的啊,就事论事,也没有赞美,也没有鼓动父母,无非就是劝说对方改变立场。

  不过,改变别人立场这件事,估计比更危险吧。所以说年轻人啊,还是天真。

  我也记不得在多少华人朋友的微信群里听过人轻描淡写地说黑鬼,阿三,也不知道在多少饭局听过朋友大声宣扬如何给孩子洗脑:”不要跟黑人交朋友“。油腻中年大妈当面没有说啥,背后也不好说啥,不judge么,这个是做人的风度,也是社交生活的survival guide,意见那么多,谁还跟你一起玩耍?还能去哪个饭局吃饭?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价值观,每个家庭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虽然不是所有的价值观的细节都高度一致,也不是每个人说话都正确,好听,公允,可是,绝大部分人和家庭的价值观里,大概都没有屠杀无辜平民,也没有趁乱吧。世事纷扰,人群喧嚣,也许我们都忘了,那些赞同我们意见或者不赞同意我们意见的人,年轻人,年轻人的父母,也许本质都一样,都是善良的人。

  “愤怒的葡萄”里带有很强烈的宗教色彩,“三块广告牌”也是。”愤怒的葡萄“里呼之欲出的群众暴动,在“三块广告牌”里化做愤怒的火焰,焚烧广告牌,焚烧警察局。与这一切相呼应的,是圣经主题 -- 审判,救赎和重生。相对于充满宗教色彩和象征意义的情节以及主角们,我更喜欢世俗的乔妈妈,可以说是非常偏爱她。她并不是虔诚的教徒,对于祈祷无可无不可,她也不是女权主义者,她甚至连家园故土都不眷恋,她唯一的信仰大概就是爱。

  爱是包容,爱是强大的,爱更是聪慧的。相对于传教士喋喋不休的爱的启示,我更喜欢乔妈妈的爱,地母般的宽阔胸怀,滋养万物。她少言寡语,永远忙忙碌碌,不是在为家人准备吃的,就是在收拾东西,可以为了给儿子咖啡里加一勺糖而放下自尊乞讨,为了保护家人不惜拿起武器付诸暴力,不论对方是男是女,仰仗着宗教还是世俗的权威。她是全书唯一一个无所畏惧的人,不畏强权,不畏死亡,不畏歧视。

  这个星期的新闻,可以说是荒谬而又悲哀,早已超越国界,超越种族,超越意识形态了。能给这一片荒谬和悲哀带来些许希望的,也许就是乔妈妈式的爱,普通人对和平的热爱,对彼此的包容,对一餐一饭的珍重以待,良知,善意 -- 超越肤色,超越种族,超越国界 -- 没有什么你们他们,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是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万和城

万和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万和城

万和城官方微信公众号